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逆全球化”苗头初显中国制造转型升级

新趋势

即将过去的2016年,国际金融市场“黑天鹅”事件几乎贯穿了全年,并为2017年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埋下伏笔。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大选出乎意料的结果,令市场担忧“逆全球化”苗头出现,未来或将有扩大之势。此外,美联储和其他央行货币政策的分歧将继续影响全球资金流的走向。对中国而言,2017年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既是挑战,也存在机遇,或将成为结构性改革、经济转型的机会窗口。

全球化趋势不会倒退

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化风行世界,然而今年的“黑天鹅”事件令市场担忧全球化趋势被打断,并在明年可能继续发酵。

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飞出“黑天鹅”,决定脱离欧盟的结果令英镑汇率大跌超过一成。更令市场担忧的是,以此为开端,欧盟其他成员国可能效仿英国。

blob.png

在此背景下,“逆全球化”一词应运而生。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曾智华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逆全球化”的苗头已经显现,这也是对长期以来伴随全球自由主义而来的种种弊端的一次纠正。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过去数十年间,主要发达国家中产阶级从全球化过程中获得的好处不多,承受的冲击很大,这导致民粹主义与孤立主义情绪上升,脱欧风险很可能继续蔓延。“脱欧”风险上升将会加剧全球金融市场震荡,这会使得欧元汇率与欧洲金融市场承压,使得投资者更加热衷于投资美元相关资产避险。

不过,有专家指出,目前担忧“逆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为时尚早,全球化的总体趋势不会倒退。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北京大学燕京学堂特聘教授何亚非日前表示,全球化的发展不是线性的,有起伏、有反复,但总体向前推进。“历史不会终结,也就是说全球化的大趋势不会改变。”何亚非说,全球化在推进中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生产要素的全球流动,世界市场的逐步扩大,全球治理体系的建立与逐步完善,均符合世界各国利益的全球生产链和贸易投资等制度性的安排和规范。

全球货币政策拐点已到

在欧洲之外,美国为世界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更不容忽视。今年11月,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市场担心其竞选过程中承诺的保护主义政策一旦实施,可能对外部世界造成不利影响,并有可能引发全球范围内保护主义政策密集出台。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世界经济黄皮书:2017年世界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指出,随着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和美国进入加息周期,美国经济可能成为导致世界经济不稳定的源头。对此张明表示,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退出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并对中国为代表的主要进口国实施新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全球有陷入贸易战的风险。

在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看来,特朗普并非“反全球化”,美国为2017年世界经济带来的更大影响在于,美联储的加息步伐可能引发全球央行“羊群式”加息潮。

2016年,全球央行使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似乎已经弹尽粮绝,各家央行开始从过去8年间降低利率和大印钞票的惯性思维中抬头,寻找刺激经济的新动能,全球量化宽松规模有缩窄迹象,通胀回升的预期呼之欲出。邓海清表示,土耳其、南非、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存在高通胀问题,这些国家可能追随美国进入加息周期,欧洲央行则要考虑减少甚至退出QE的问题,全球央行的货币政策拐点已经到来。

张明表示,美联储加息频率加快会压缩其他经济体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空间,目前全球负利率的资产规模已经开始下降。不过,考虑到欧元区、日本等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依然疲弱,这些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将依然保持宽松态势。

倒逼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

“逆全球化”风险抬头、美联储利率正常化进程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影响。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大型开放经济体,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加剧会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冲击。另一方面,如果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货币政策进一步分化,全球资金流动性继续向美元资产倾斜,将加大新兴经济体资金流出和货币贬值的压力。

曾智华表示,伴随着欧洲不确定性的增加和美联储加息,以及美国新政府大规模振兴基础设施和本国制造业的经济计划的推出,意味着资金将更多地从股市撤出,进入中期和长期债市以及收益较好的实体项目中去。这对美国经济是利好消息,但同时对新兴经济体产生较大的资金流出和货币贬值压力。

在即将到来的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低迷或将延续。今年4月和7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连续两次下调今明两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同时上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中国既面临挑战也存在机会。

全球经济增长低迷,一方面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的外部需求不容乐观;另一方面,全球经济爆发冲突(例如汇率战与贸易战)的概率在增加。

“这样一个疲弱而动荡的外部环境也会给中国经济施压,倒逼国内结构性改革与产业结构转型。国内消费市场对于中国企业的重要性将会显著上升。中国政府将会致力于消除国内贸易壁垒、整合国内市场,更大地发挥国内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的支撑作用。”张明预计,中国经济将会加快需求结构与产业结构的转型,消费与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将会继续上升。作为一个大型经济体,在应对外部冲击方面,中国经济有着更大的政策空间。

■观点

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曾智华:

加快结构性改革及产业转型升级

2017年,中国在出口和国际贸易方面将继续承压,但这对经济转型、产业提升、以及服务业和国内消费市场的发展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实质上,进入经济新常态以来,服务业和消费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一直在提升。新经济得到更多的重视和发展。这一趋势将进一步得到加强。同时,更多的企业和资金将会走向海外,更多国家需要中国的技术,资金和支持,这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无疑是一个“加速器”。

对于中国来说,很重要的是要加快结构性的改革,更多地促进产业升级和转型、技术改造和创新,让增长模式更多地转向国内消费和技术含量更高的行业。这就需要推进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尤其是中小企业发展的改革,提高质量和标准的监管,为国内消费市场提供更大的空间;同时推进金融业的改革,为实体经济和高新产业的发展提供强劲的支持。

对广东而言,新的国际形势可能对出口形成一定的冲击,这是危机也是转机。广东的企业应抓住信息化和智能化技术的新浪潮,加快转型升级。

上一篇:进口替代或改变工控行业发展停滞局面_11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